长沙产业经济与技术促进会
科技创新     产业赋能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中小企业是“稳就业”的主体,中小企业稳,就业就稳

3月9日,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举行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42期),本期论坛聚焦“疫情下我国就业形势与就业模式变化”。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与会表示,中小企业是“稳就业”的主体,中小企业稳,就业就稳。

目前,全世界中小企业所解决的全球就业量超过70%,我国1.4亿的中小微企业主体就业占比已经超过了85%,2020年底国有企业的总体就业量是5562万,占总就业比重7.5%,可见,小企业、民营企业的就业比重非常大。

刘元春分析认为,PMI指数已经连续几个月在枯荣线之上,同时连续两个月进行反弹,但小企业PMI指数不仅没有处在枯荣线之上,反而在枯荣线之下持续回落。大中企业和小企业间出现了急剧分化,这种分化所带来的很重要一点,是复苏进程中就业在承压。因此,传统讲到的“滴漏效应”“涓滴效应”“大河涨水小河满”的现象,在目前这几个月里还没有显现,因为小企业PMI指数从去年二季度开始已经持续了三个季度连续下滑。

刘元春提醒,对目前就业形势的判断有一个持续向好还是目前正处于需要加速扶持的过程?如果大型企业和小型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发展指数的下降,表明目前就业形势并没有像其他参数那样有一个企稳迹象,反而有一个持续承压的迹象。原因是什么?很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小微企业来讲,是一种持续的冲击,虽然这种冲击的增量在下降,但是这种累计效应和小微企业的承受能力是相悖而行,导致的结果是小微企业在救助加速整体刺激加速的过程中,对就业的吸纳能力反而到了顶点,它不得不通过裁员、通过企业关停等举措来解决目前的一种危机。这是我们要考虑的一点,“稳就业”如果简单地通过稳增长,稳大型企业,启动大型项目,我们会看到反而可能会出现“J曲线效应”,在开始进行救助的过程中,反而就业状况没有变化,有所承压,这是我们要注意的第一点。

救助中小企业的方法到底怎么样?要稳定中小企业也是《政府工作报告》的一个核心,对于目前中小企业的救助上升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但是救助的方法,是不是小企业复苏,小企业保证就业,不进行裁员,面临的核心问题和矛盾。据刘元春介绍,目前,中国人民大学国家中小企业研究院做了抽样调查,调查发现,小微企业第一大问题是订单不足,开工不足;第二大问题是由于人力成本、原材料成本所导致的成本上升;第三是日常经营资金的短缺;第四是发展资金的短缺。所以,通过目前调查小微企业看到的对小微企业救助减税降费的确很重要,降低成本也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要给予它订单,让它能够生产。

“如果一个企业没有生产,减税降费对它就没有用。政府不仅仅要少收,更重要的是要给予这些企业。如何给予这些企业?一方面要给予相应的纾困基金,直接给予资金的补贴;另一方面是订单,这体现在大型企业、大型项目的订单能否在很大程度上针对一些小微企业展开。另外 很重要的是政府采购能否对中小企业进行关注。”刘元春说。

刘元春建议,对于小微企业的救助力度不是因为外部冲击减弱、增量减弱就减少它,而是要持续地进行加码。因此,目前《政府工作报告》的定位非常重要,因为它体现了持续加码的一种定位。我们当然也希望在一些新的路径上,针对目前的一些核心问题,进一步进行加码。政策可以进一步更加精确,在“稳就业”方面取得更好的效果。

本次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和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主办。